拾海星的天使譚潔嫺 【撰稿:鄭玉蘭】 2013-12-09
 

蒙召宣教

「等候」、「降服」是每個基督徒必須學習的功課。譚潔嫺年輕時回應神的呼召,進入建道神學院差傳系接受裝備,一心一意要作宣教士。然而,在1979年畢業後,神並沒有立刻開路給她到海外宣教,只讓她留港服侍。多年來,她默默在丈夫黃克勤牧師背後支持他的事奉。由心有不甘、沒有看重師母的位份,至甘願降服神的主權,並開始珍惜自己的職份,中間歷經了數十個寒暑!她逐漸明白,服侍的崗位、時間,都是由神訂立;事奉者須在神的後面緊緊跟隨。當她踏入了黃昏歲月,身體日漸衰殘之際,神卻呼召她放下手上的工作,差她到雲南展開愛滋病遺孤的生命教育。她接到這召命時,覺得神在開玩笑!年青力壯的日子在漫長的等候中流逝,如今已屆暮年,身體七勞八損之際才委此重任?情況宛如當年的摩西!潔嫺最後降服神的主權。文化差異、經濟匱乏、環境陌生、缺乏經驗與人脈、腰傷舊患…都是潔嫺眼前的紅海。在沒有甚麼可以仗恃的情況下,神成為了她唯一的倚靠。當人軟弱到無法憑己力成就任何事時,才能見證「不是倚靠勢力,不是倚靠才能,乃是靠神的靈方能成事」這話的真實;也唯有如此,所有榮耀才能歸給行神蹟奇事的神。

在那兩年的宣教日子裡,潔嫺遵從國家規定,沒有向學校的師生提及福音。她說宣教是生命影響生命。她沒有力勸學生信主,但卻透過流露出來的生命見證上帝,帶領了校長和28名學生信主。神作事的時間、方法、智慧、能力,超乎她的想像,令她嘆為觀止!神要的,不是事奉者的才幹、經驗,而是她的「心」;只要盡心擺上,全力以赴,做好本份,神就會成就祂自己的工作。

對長者的負擔

年華漸老,人生閱歷日益豐富,就更明白老人家的心靈掙扎及肉體的軟弱。加上有一段日子,潔嫺的左腳忽然腫脹無力,需靠拐杖、輪椅代步。這突如其來的衝擊,讓她更深體會長者失去活動能力的無奈與痛苦,也使她在服侍長者的事工上,被神更大使用。神曾帶領她以護士身分在保良局轄下的九間老人中心參與探訪工作,為她提供了實地訓練的機會。她寶貝神給予的每個機會,珍惜每個接觸到的老人家;而長者們對她的接納與回應,也鼓勵了她更投入長者事工。

潔嫺對腦退化的長者有特別的負擔。這一點或許與她的母親曾患腦退化有關。雖然自己是註冊護士,但在照顧患病的母親時卻束手無策;她體會到自己的無知、無能,心裡十分難過。這切膚之痛讓她更明白病患者的需要。眼見香港為腦退化病人提供的服務十分有限,而一般長者又未必有經濟能力負擔昂貴的服務,她於是修讀中文大學的腦退化實務證書課程,接受專門訓練,冀能幫助這類病人。

打開心窗

潔嫺走訪過多間護老院,看到院舍的水平各有差異;環境及服務稍為好一點的,費用十分昂貴,非一般長者所能承擔。大部分私營護老院的環境都不甚理想,糞便味瀰漫在混濁的空氣中,活動空間有限,膳食和服務質素更強差人意,實在難以適應和接受。老人家長期困在這種環境中,日子怎樣過呢?潔嫺很想為他們提供心靈上的支援,好讓他們的日子過得容易一點。懷著這個抱負,她會由2014年起代表生命樹宣教網絡與本會合辦「打開心窗」長者心理輔導服務,以義務心理輔導主任身分接觸護老院裡的長者,並給予鼓勵、關心和支持,幫助他們去肯定自己的存在價值和重要性。

期望與信念

潮退後遺留在沙灘上的海星多不勝數,被人拾起、擲回海裡的海星或許只是鳳毛麟角,但對於有幸重返大海的海星來說,拾星者的愛心卻改變了牠們的命運。心靈困乏的老人家比比皆是,潔嫺以個人的微小力量,能夠輔導的長者相對來說同樣不多,但抱著「幫得一個得一個」的心態,總有些老人家能從中得益;而他們的世界,也會因潔嫺的送暖而變得更美麗。

神透過丈夫的講道再次呼召潔嫺:「從神手上領受得來的東西,應怎樣加以利用,使之成為別人的祝福,而不是據為己有呢?」她盼望好好利用神放在她手上的時間、能力和機會,為身邊的人帶來一點亮光。縱使左腳關節的軟骨已磨蝕,腰骨又傾斜了三十度,走路時痛入心扉,但如今仍能走路,委實是神的恩典啊!她祈求每天要走的路能走完,每日要辦的事能辦妥。德蘭修女曾經說過,她不是如一般人看她那樣擁有偉大的愛心;只因她深愛耶穌,所以樂意做一切耶穌吩咐她做的事。這說話成為了潔嫺的典範。她說:「神這麼真實,不服侍祂,服侍誰呢?」對神堅定不移的愛,叫潔嫺渴望被神盡情使用,直到見主的面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