扶貧措施有效嗎? 【本會董事 - 關銳煊博士】 2016-12-05
 

今日的香港社會現況,自九七回歸以來,不獨令不少西方國家大跌眼鏡,亦令不少香港巿民心懷怨憤。不同社群/族群間公然對立,建制派煽風點火,特首的「一男子」作風,導致社會撕裂,政府政策倒行逆施,忽視老、中、青三代的訴求。民生的起居飲食、生養死葬各方面的政策釐定漫漫長路,甚而寸步難行。反之由政府主導的大型基建工程(即民間所謂的大白象工程)却火速上馬,屢屢超支而需追加撥款。特首在選舉時其中一項重要議題是扶貧。其他議題不少都已經被走數了!更重新成立「扶貧委員會」推動扶貧措施,似乎項目不少,錢亦用了不少,究竟是否能成功滅貧、減貧、去貧呢?坊間不少公共政策學者們自有公論,總不可以修訂貧窮線便自誇一下子減少三十萬貧窮人口吧!

讓我們簡略看看過去三年政府做了什麼吧。扶貧委員會架構內有四個專責小組─關愛基金;特別需要社群;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;青年教育、就業和培訓。據政府公佈,貧窮人口由2009年的104.3萬人(16%)下降至2014年的96.2萬人(14.3%)。「低收入在職家庭津貼計劃」每年約31億之政府開支,惠及逾20萬戶低收入家庭,共71萬人,包括17萬兒童及青年。四個專責小組的工作有:

(一)社會創新及創業發展基金專責小組─委聘首批4家協創機構推展能力提升和創新項目;舉辦「共享價值:締造競爭優勢」論壇;為本地食物援助服務建立資訊共享平台;與政府青少年網站合辦「中學生社創短片比賽」;舉辦「社會創新JAM」巡迴展。

(二)青年教育、就業和培訓專責小組─政策探討 (加強職業教育的發展和推廣;優化「職業創前路」的職業培訓計劃;跟進免費幼稚園教育委員會報告);進行研究不同年代的基層青年、大專生畢業後的收入流動情況:「友、導向」師友計劃;「明日之星」計劃。

(三)特別需要社群專責小組─提升少數族裔上游動力;促進殘疾人士就業;優化幼兒教育服務;支援有特殊教育需要學生。(四) 關愛基金專責小組─推出30個援助項目;批出總承擔額超過61億元;逾113萬人次受惠;11個援助項目已獲恆常化,涉及每年約7億2千萬元經常開支。

在2016年年底,政府亦新增七項新援助:

(一)為低收入家庭的青年女性,免費注射子宮頸癌疫苗,撥款約9,875萬元,惠及約31,000人。

(二)提高綜援下殘疾受助人的豁免計算入息上限至每月最高的4,000元,撥款約4,725萬元,惠及約3,000人。

(三)向每名從事有薪工作並通過入息限額,以及需要聘用全職照顧者的高額傷殘津貼領取者,每月發放5,000元的津貼,用作聘請照顧者。撥款約1,890萬元,惠及約100人。

(四)為低收入家庭的殘疾人士照顧者,提供生活津貼,每月2,000元,撥款約1億2,558萬元,惠及約2,000人。

(五)在「醫療援助項目首階段計劃」內引入4種特定治療癌症的新藥物,合共資助13種特定自費藥物,撥款約1億7,167萬元。

(六)把「長者牙科服務資助」擴展項目的受惠對象降至七十五歲或以上長者,撥款約8億1,711萬元,惠及約增加24,600名長者。

(七)推行一項名義為「智友醫社同行」的長者認知障礙症社區支援服務先導計劃,撥款約9,888萬元,惠及約2,000名長者。

就上述扶貧項目、金額、受惠人數來看,可說是百花齊放,但我們要記得明年是特首選舉年,況且很多項目都是在社福界上有共識是必須提供的。但仍然以試驗或先導計劃提供,並非恆常性。亦多以一次過金錢提供短暫期限,對身處貧窮綫下的市民們只是有好過無,並非長治久安之策!在另一角度而言,政府撥款主要針對低下基層/新移民,對中產納稅一族近乎沒有,難免心生怨懟了。年青一代面對日益上揚的房地產脅迫,內心怎能有安寧?何來歸屬感呢?長者人口在未來20年有加無減,而政府基本上連一個最低的「全民退休保障」計劃都顧左右而言之,動不動超支逾百億的基建項目卻笑臉相迎。當權者萬勿忘記人民的福祉呀!否則只會越扶越貧,獅子山下只有一片貧窮呀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