晚晴樓的喜樂人生 【本會董事 - 顏文雄教授】 2018-06-15
 

華人基督教聯會退休的資深牧師麥希真牧師,把老人院定名為《晚晴樓》,並且探討住在晚晴樓的長者有沒有喜樂的人生?在他及師母所住所聞的見證下,引用了詩人李商隱一首詩感嘆說: 「夕陽無限好,只是近黄昏! 」樂觀老人說:「夕陽無限好,哪怕近黄昏!」 謙柔的老人说:「夕陽無限好,感恩度黄昏!」 這三種老人都在晚晴樓度過他們的人生。

晚晴的原意是形容傍晚雨後放晴,其實人到晚年依然有生趣,就如晚上也有晴天。又如麥牧師的女兒所說:爸爸看不見了,媽媽腦筋慢了,但是他們依然靠主常常喜樂。爸爸錄影了他的講道集《未了的話》,媽媽寫了她的日記《晚晴樓》。這些都是老人對我們後輩的鼓勵,不是倚老賣老,自怨自艾。

在晚晴樓裏有快樂奇妙的掌聲,你找到嗎?一位曾被探訪的院友說,院內的老人團契,有唱歌、有讀聖經,想不到還有介紹來賓。唉,我這一生,有誰認識我! 今晚竟然掌聲如雷,握手時還稱我陳兄弟,以後我每個禮拜都參加聚會,半年後信了耶穌,又帶了兩位弟兄來。(麥陳永宣, 2017: 26)

早於一九八九年,天父已把關愛長者的福音託付賜給耆福會。這二十八年來,我們每週每天恆常探訪港九、新界和離島各區護老院,由最初的18間,已增至去年的364間;去年决志長者有2,716人。透過床邊關懷、舉辦長者團契,將福音信息、歡樂和關愛帶給孤苦寂寥的老人家,讓他們感受到天父有愛,人間有情,生命有昐望。

我三年前退休了,本來以為無為及自在人生是最適合我的。誰料竟然在退休的第二個月在內地吃了不潔的海鮮弄致食物中毒,壞細菌走到血液裏,差點兒令我走到人生終點。經過自己忠誠的禱告及在趙文賢牧師及關銳煊教授在主愛中關懷、協助下,身體竟然在不用動手術的情況下,短時間便康復了。出院後我投入教會及志願福利機構的知識型義工事工,並成功協助一間專上學院開辦社會工作學位課程。去年我有感唱詩歌不夠氣及普通話不靈光,結果全年跑去上課,用心學習歌唱技巧及普通話拼音,亦有學習攝影及夜景拍攝,生活反而豐盛起來。願餘下的光陰我仍然要繼續學習,專心愛主及多讀聖經,奉主的名,常常服侍祂人。

其實,在晚晴樓裡,人老了,除了躺躺、歇歇外,還可以做甚麼呢?在麥牧師的禱告中,他說,我願做一個快樂老人,榮耀主的名。翻閱詩歌本,神說,因為他專心愛我,我就要搭救他。(來自詩篇91:14-16) 希望在晚晴樓裏,我們能協助並找到更多謙柔老人過著夕陽無限好,感恩度黄昏的生活,以喜樂的人生去事奉。 「常常喜樂,恆切祈禱,凡事謝恩。」(帖撒羅尼迦前書5:16-18)